网站首页 > 报告总结> 文章内容

【国际】FCI年度报告专题之结语篇:2016全球行业活动报告

※发布时间:2018-5-20 2:35:59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FCI今年早些时候即已开始收集有关国家的营业数据,准备编纂《2016年FCI全球行业年度报告》(GIAR)。自2009年以来,FCI每年都会开展GIAR项目,带领人们以独特视角审视行业发展。GIAR调查不同于一般研究,其中不仅包括定量的行业数据,也会考虑到各种定性因素,评估主要参与者的普遍情绪。

  笔者在撰写分析报告时,数据收集工作尚未完全结束,但我们已经掌握到全球保理业和融资业约80%的信息。因此,尽管部分数据需要调整,我们还是可以得出一些合理的结论,对了解全球保理业务的总体状况有着代表性的作用。

  查中存在一个问题,即不同的行业基础,导致数据收集和分析能力各不相同,各个市场提供信息的详实程度也不尽相同。有的国家采用先进的集中式方法整理校对市场信息,有的国家可能从未出台信息收集相关,因此我们必须依靠市场中的专业人士完成最佳评估。

  从采集到的信息来看,主要产品方案依旧是(按照重要性排列)有追索权保理、无追索权保理、贴现和反向保理。

  此图是依据受访者提供的产品分布数据整理而成的整体平均分布图。此信息并不是在所有国家/地区都可以直接获得的。

  各个国家的业务相对比例不尽相同,反映出当地的市场状况和法律监管有所差异。图表展示了“典型”的业务分布情况。

  当然,国家情况有所不同。例如,有的国家不进行反向保理登记,但西班牙的反向保理额占到总量的一半;同样,英国和——全球最大的保理市场中,贴现占到总份额的93%。

  这项调查还研究了国内和国际保理业务的分布比重。报告显示,平均来看,一个国家的出口保理业务量占总业务量的19%,进口保理占2.5%——由此看来,一般的国家应当达到上述水平。这里的数据与2015年报告内容相差无几。

  2016年P数据尚未完全确定;因此,提供行业规模对P的渗透率为时尚早。然而,今年的数字可能较2015年的3.8%不会存在较大差异。

  截至年底,预付款预计达到3600亿欧元——这一数字源于实际报告的预付款金额以及平均周转估算,与去年的数据基本一致。

  客户数量预计可达67万左右。同样,这一数字源于发展中市场和成熟市场中实际报告的人数,以及客户与营业额之间的比率估算,与2015年相比有所增长。之所以出现增长,源于市场对于巴西,中国和美国的厚望。

  债务人预计可达1500万左右,这一数字源于实际报告的人数,以及实际债务人与营业额之间的比率估算。在所有的估算数据中,这个数据的不确定性最高,因为债务人数量对于市场结构和条件十分。

  员工人数约6万人。这一数字源于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的实际客户/员工比例。鉴于部分国家的员工人数无法收集,我们将上述比例值平均地适用于其他国家。

  行业中的活跃公司约达2800家。这一数字略高于2015年的报告,反映出今年美国展开创业保理后的积极影响。数据源于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中的实际状况以及平均客户营业额。

  根据实际数据和衍生数据的估算,从每位客户的平均营业额大约在在400万欧元左右,显然主要以中小企业业务为主。

  仅有五个国家报告了资产型贷款,总额达950亿欧元左右,而美国依旧以绝对优势稳坐第一大市场的交椅,总额约为850亿欧元。行业资产组合中资产型贷款的增长率不高,虽渗透率有所增加,但扩大多资产种类面临一定的挑战。

  行业继续表现“高集中度”的特征(可能还在增加)。从所掌握的数据来看,前五位(CR5)的企业,占据84%的市场(2015年是82%)。其中,银行部门占46%,银行所属的子公司占27%,公司占11%。

  GIAR调查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持续记录和分析业界动态,涉及多种话题趋、势,关注其对于行业及其发展的潜在影响。我们每年都会邀请受访者提供关于本国保理行业现状和发展方向的看法。

  先来看看意识程度和接受程度:受访者的回复表明,建立并扩大行业影响仍有很长的要走;自去年以来,受访者对行业的情感变得更加积极(去年收回的的样本来自42个国家,今年截至目前已经达到35个国家)。

  与此同时,受访者也表示,保理商普遍持乐观态度,认为保理行业可以在全球范围内继续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虽然今年未出现消极回应,但积极和中性回应的比例略有下降,这可能表明受访者对于需求的持续增长信心不足。总体来说,业内人士对于行业的发展长期怀有高度信心。

  从行业内部的角度来看,受访者对于业务量充满信心,多数人预计将出现大规模增长。此外,盈利预期方面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风险管理仍是保理商和受访者在市场风险方面关注的重点。受访者回答不一,对于与客户相关风险的信心增加,但对于债务人相关风险的信心有所下降。

  今,我们与亚洲开发银行合作,扩大了受访者的问题范围。双方乐于研究监管,信贷和资本的影响,以及技术在行业发展方面的作用。

  在这两种情况下,多数人认为外部监管对于保理业务可能产生高等或中等程度的影响。巴塞尔协议相关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严格说来该尚未发展为全球性制度。

  此外,我们也请求受访者思考资本约束和流动性的影响。受访者的回答反映出一定的行业现实:保理行业主要由银行控制(如上文“集中度”问题所述);对多数保理商,资本约束是高度或中度关注的问题;流动性对于部分保理商也是问题。

  受访者认为,针对国际贸易的保理融资明显不足,对FCI会员来说,这本身就是商机。此外,可以明显看出受访者在当前下,对于贸易主义的潜在影响深感关切。

  这两项的数据分布非常相似,似乎表明人们普遍认为金融技术可以并将促进上述内容的发展。同样,如需明确技术以何种方式、在何种程度发挥作用,还要进行深入分析挖掘。

  今年的GIAR再次为全球保理业呈现了一份独特的观察报告。可以看出,产品在结构和交付方面存在极大的相似之处,反过来也突显出认知度、接受度、法规、渗透率、前景等方面并不具有同质性。

  我们可以从调查中了解到行业的大致情况。然而,鉴于许多国家的基础尚未充分地发展起来,我们在某些时候必须利用现有信息进行估算和推导。尽管如此,调查工作仍然十分重要,可以帮助我们不断提高影响力,促进与监管者、立法者的沟通。

  对FCI而言,上述调查结果可以促进我们各个委员会和全球各地区分会,与会员和利益相关者展开合作,提升认知度,创造机会,提高能力。这些调查为我们提供了洞察行业成功发展的真实窗口。

  本文来源于ipfs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
大作网